Alpha/Omega 命輪千年

關於部落格
  我搬家了。(喂)
  • 77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pha】Chapter.01‧白冷聖城<2>

  寧靜的宮殿內,黑髮青年的步履如風的飄忽,悄悄的踏入神聖的祭殿內。他看起來依然神采奕奕,奔波了一夜,似乎對他不造成任何的影響。
  「答!」
  一聲彈指下,黑髮青年宛若黑夜的黑色裝束應聲溶解在和暖的晨光中,以白色鑲藍邊的寬鬆神官袍取而代之。而他的雙眸依然是黑得純粹,清秀的臉上帶著淺約的笑容。
  像是要引起他人注意似的,換上了神官服後,黑髮青年的步伐開始與大理石地面產生「喀喀」的摩擦聲,在空盪的大殿中迴盪。
  「參見教皇陛下。」行至皇座前,他屈膝跪下。
  「免禮了,薰。依你的特殊身分,即便是在朝中,也不必這麼拘束。」
  居上位,被稱作教皇的男子輕輕揮手,止住薰朝自己下跪的動作。
  「在私底下稱呼父皇就行了。或稱一聲父親也行。」菲卡提爾教皇帶著複雜的表情,用極輕的聲音對薰道:「畢竟除去了身分,我們是父子。」
  「這只不過是一種儀式罷了。」薰點了點頭,依言起身,「但,既然父皇希望省略,就遵照您意思吧!」
  薰抬起頭,毫不忌諱的直對上教皇的眼神,黑色的瞳中倒映出教皇高挺的身影。
  穿著鑲金邊白袍的菲卡提爾教皇有著一張和薰極為相似的面容,同樣的黑髮和黑色瞳眸,隱藏住慈輝下略為憔悴的眼神,他看起來大約三十出頭,令人難以猜測他的確切年歲。
  教皇帶著慈藹的微笑看著薰,從來自風中無言的訊息,早已經預料到薰的到來。他坐在皇位上,托著下顎,招招手示意薰坐到他的身邊。
  「父皇,這樣不好吧!」薰走向前,以無奈的眼神看著身為自己父親的教皇,「依照那班列車的行駛速度,悠人至少要到傍晚才會抵達。您這麼早就待在大殿上枯等,不嫌太早了嗎?」
  「呵呵,等不及見到悠人的人並不是只有我,趁夜溜出皇城的你不也是一樣嗎?」
  「不愧是父皇,果然什麼事都瞞不住您。」
  薰望向窗外被晨曦壟罩的天空,注視的雙眼突然變得幽邃十分。即使湛藍的天空沒有變色,風的行軌依然平穩,但他的心裡很明白--天空的彼端有事故發生了,然而身為教皇的父親仍不知悉。
  「但是關於目的這一點,父皇您可就弄錯了。我並不是刻意出現在悠人的夢中。」薰回過頭,對著教皇繼續道:「因為某種預料外的障礙,讓悠人和『她』的靈魂共鳴產生了異狀;這種情形極有可能會破壞悠人的靈魂核心,所以我不得不現身,去清除那層障礙。」他說得十分詳細。
  靈魂核心是整個靈魂的根本,刻劃無數次轉生的記憶,以及一個靈魂的真名「靈契名」。靈魂核心不光是為了吸收天地靈氣維持意識體的運作,更代表靈魂的「生命」。
  肉體的死亡若不傷及靈魂,此人的靈魂依然能夠進入自然輪迴再次轉生;但是靈魂若受到毀壞,甚至深入破壞了靈魂核,此靈魂即面臨粉碎的命運。
  這類複雜的生命法則普通人或許不知,但是身為教皇的菲卡提爾可是瞭如指掌。也因此,在聽見了薰帶來的惡訊之後,他一派悠然的表情彷彿結上了一層霜,變得凝重。
  「悠人他……應該沒事吧?」教皇皺起了眉頭。「薰,告訴我詳細的情形。」
  「詳細的情況我並不清楚。不過,我正和『守門人』聯繫,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薰雖然如此說,但見到教皇依然無法寬心的神情,他隨後又補上。
  「請您放心,父皇,跟隨在悠人身邊的親衛們會確保他的安全。」話說到這,他略為停頓,「他們都是我親自揀選出來的武祭司,且隊長希妃娜在艾圖主祭身邊接受過完整的祕術訓練,您可以放心她的能力,悠人絕對會收到最周全的照顧。」
  見教皇因自己的言論而鬆了口氣,薰投以一個令人安心的微笑。
  「就完全交給你了,薰。」
  教皇菲卡提爾並非無能,更可以說,他是藍宇帝國自建國以來,最有才幹的一名教皇。將大任交付給薰全權負責的舉動,完全的表現出他對薰的信任。
  「請您放心,父皇。在契約兌現之前,為了履行承諾,我絕對不會讓悠人受到任何一點傷害。」
  薰沒有細數自己究竟說了多少個「放心」,在今天早晨。
  他知道,自己只不過是想讓父親安心,不想讓他憔悴的眼眸中增添憂愁。
  畢竟他們是父子,即使這個事實已經成為過往的「歷史」。
  向教皇道別之後,薰輕輕帶上了大殿的門。他以旁人無法聽見的微弱聲音,帶著連自己也沒有察覺的罪惡感,對著自己的心低喃。
  「摯愛的父皇,請恕我無法告知您事實所有的真相。」
  接受神喻是薰的工作,而天堂異變的警訊是他故意壓下的。
  並不是他有意欺瞞,而是「守門人」有意要他封絕所有的消息。
  事實的原因他是明白的,只是還不到透露的時機。
  
  「相隔了一千年,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了。」
  
  「答!」
  一聲彈指下,薰落在白色大理石地板的淺影應聲變得清晰,從鞋底開始攀延向上,吞沒了白色的神官服,漆黑的裝束重新出現在他的身上。
  依然是暖和的清晨,但是他所經過的每一處彷彿都成了冰寒的黑夜。
  他向著宮殿的深處、他的寢殿走去,等到悠人到達了白冷城的時刻,他才會以神官的姿態再度現身於眾人面前。
  漸漸的,薰的身影遁入了漆黑的走道,再次與黑夜融為一體。
  隱約,剩下嗓音留在花香殘存的空氣中。
  
  「昨日的往事已經無法追回,但明天的故事依舊是屬於你和她的……」
  「為了米菈蔻、為了羽龍、更為了『她』……」
  「當然了,也為了『我們』的父母親和這個世界。」
  「千萬,不要讓我失望了……」

  「吶,悠人……噢不,御影清司,你懂嗎?」
  
                    02/18/20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