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Omega 命輪千年

關於部落格
  我搬家了。(喂)
  • 77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pha】楔子‧歌影

    罪業的低喃 指令Alpha
  
  低沉的嗓音在凜風中流轉,從悠遠時空的間縫傳來。
  他不禁豎耳聆聽,那一聲聲彷若牽魂的呼喚。
  
    弔唁僅是贖罪的序曲
    君臨蒼宇的洛芙黎絲已經流乾了淚
    聲聲呼喚著呀 那隨行的迷夢
  
  殘缺的翎羽在他的眼前紛飛,沾染血汙。
  他看見晦暗蒼穹下的懸崖,少女的衣襬飄搖,白色的身影顯得格外突兀。
  
    逆行 叛神之名
    紅眼的黑蝶舞彩華紛飛
    在魂羅川的岸邊 祭舞翩翩
  
  黑色的蝴蝶舞著死亡的舞蹈。
  黑色蝶翼的女子輕輕勾起了一抹冷笑,恨意綿延。
  鮮紅色的眼中沒有絲毫悲憫,僅有殺戮的意欲。
  
    崩毀的天堂染上殷紅的血痕
    流連的亡魂永不得安息
  
  染血的大理石階上,護座的少年傷重昏厥。
  傾頹的矮牆旁,青年重創的雙手已失去知覺。
  一具具屍身倒下,鮮血灑落在斷垣殘壁。
  在呼嘯的凜風中,他彷彿聽見了亡魂的泣吟,對著他做無言的抗訴。
  
    追憶似風 若風痕影
    未完成的夢 沉澱時間的缺縫
    主宰之人的藍眸如瀚海深邃 
    不完全的心在千年前破碎
 
  嗜血的黑蝶停在少女的羽翼上,飛散的白羽染上黑血。
  蝶翼的女子在她的耳畔悄悄說著。
  而她的褐髮飛散在風中,藍眸依然高傲無懼。
  
    空之羽斷殘 千羽的天堂不復存
    以風谷的薰香 刻留一切
    束縛是二十四道囚魂禁鏈
    禁錮一縷悲傷的靈魂 漫漫長夜
  
  蝶翼的女子狂傲的笑著,無法遏止的憤怒。
  不明的黑氣化作一條條鎖鏈,如爬藤盤纏少女纖瘦的身子。
  背後的羽翼已經被扯爛,血肉模糊的畫面怵目驚心。
  痛苦寫在她蒼白的臉上,但是她依舊不屈服。
  接著是灼燒的溫度、烙印的煎熬。  
  
    昨日的傷悲已經無法挽回
    今日的思念用淚水去償還
  
  「不要啊--」他的心突然一陣刺痛,彷彿烙痕在他的心口。  
  朵朵血花開散在風中,千瘡百孔的白色身影下墜、再下墜。
  但折斷的羽翼無法承風飛翔。
  
    始出於無愛
    潔羽的白龍於煦光中嘶吼
    始出於無愛
    米拉蔻的夢囈停留過往幽迴
  
  他看著少女墜落的身影消失在層層雲霧中。 
  他看見了一抹淒然的笑容,是含著淚的。
  一股異樣的熟悉感浮上心頭,他無法抓住那種感覺。
  是懊悔嗎?還是心痛呢?
  無力守護的人永遠是自己。
  
    始出於無愛
    御座之影舞夜刃飄飛
  
  風依然吹著,帶走了呼喚的嗓音,溫度是冷的。
  接著畫面碎了,眼前一片黑暗,同時他的心也被切割散碎。 
  溫熱的淚水自眼角滑落。
  之後……呢?
  他側耳聆聽,依然接收不到來自風中的訊息。
  他不要故事就這樣結束。
  這並不是他所期望的結局呀! 
  
  「這樣是不行的喔,清司……」
  
  冰冷的觸感貼上他的面頰,他突然全身一顫。
  他睜開惺忪的雙眼,列車行駛的轟隆聲逐而清晰。
  而眼前之人,黑色的風衣、黑色的寬帽,黑色的髮絲被隨意束起,一襲的黑裝恍若黑夜降臨。
  縹緲的語音屬於那漆黑的身影。
  
  「再不趕快想起來,『她』可是會哭泣的喔!」
  
  黑影拉開了帽沿,露出了一張極為清秀的面容。白淨的臉上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以及鑲著一雙黑得純粹的瞳眸。
  黑得純粹如星月失輝的夜空,沒有其他顏色參雜。
  
  「你最不希望看見的,就是『她』孤獨脆弱的一面,不是嗎?」
  
  黑影所謂的「她」是誰?他不明白。
  懷著疑問,他張開口想要發出聲音,卻不料雙唇已被手指輕輕點住。  
  
  「清司,不要忘了……自始至終,就只有你能夠解救她……」
  
    以血以靈魂 以永恆宣示
    守護藍宇的聖魂 那摯愛的末羽
  
  悄悄的,冷凜的風迴旋在狹小的空間中。 
  他眼前邃黑的顏色逐漸淡去,化入風的一份子,融進窗外的夜色朦朧。
  
    尋守的呼喚,指令Omega
  
  「悲傷的洛芙黎絲……無愛的末羽……」
  
  「洛芙黎絲……末羽……?」
  就再他低聲思喃時,突然一陣光輝灑入他所在的空間內。
  火車持續行駛著,吹入的風將窗簾高高的掀起,遠方的天空已經曦微。
  「又是夢……嗎?」
  他撫著剛才被黑影觸碰的面頰,冰寒的溫度尚猶存。
  接著用力一捏。
  「痛……」
  確認完畢,這裡是現實。右臉頰隱隱作痛著。
  
  不過這下子,他可是揮去了如謎團一般的夢境,確確實實的清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