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Omega 命輪千年

關於部落格
  我搬家了。(喂)
  • 77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一分鐘的無聲

  有時候真的覺得,好好地睡一頓覺,真難……
  就算是一分鐘也好呀!拜託讓我睡覺啦!
  
  我是風清,銀髮貓靈一隻。身高雖然不太高,但在心理、生理方面確確實實是個男的,但不知為何,總有人把我當作是女生。
  以乾妹妹韶歌來說好了,那個總喜歡和我挑戰互巴的十六歲笨蛋暴力虎少女,在認識我近半年之後,才在某次的談天中發現,自己口中的風清「姐接」其實是個「葛格」。這讓當下的我無言了幾分鐘。
  而另外一個乾妹妹榛榛呢?我看還是算了。就算和她說了千萬次「我是男的,請叫我葛格!」,她一樣會把我當女性看待……說什麼是因為個性偏差、亂不正經的關係。
  開玩笑,我很正直、很正經的好不好!
  啥?不相信?那就去問問同樣是月系成員的艾艾(艾兒妲‧蒂芙娜)、凌凌(櫻野‧伊珞剎斯‧凌)、侑甯,或是跑到荷米拉山谷找親愛的幻風大人,也行;她們絕對會舉起雙手,並異口同聲地說:「風清是個大好男人!」
  
  啊……現在不是抱怨那兩個阿呆妹妹的時候。
  
  目前是下午三點,論光線、溫度,都是最適合給貓睡覺的時候。
  我是貓,所以我也要睡覺。
  
  
  但是……
  
  「風清--風清姊姊!」
  
  少女天真無邪的嗓音從遠方傳來。
  
  噢該死的!大麻煩又來了!
  趕快睡著、趕快睡著、趕快睡著啊!
  
  「--風清姊姊!」
  
  少女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我的心中彷彿有個名為恐懼的黑影逐漸擴大。
  
  「碰嘎!」
  這是門板被大力踹開的聲音。我彷彿聽見了它的哭泣聲。
  「耶嘿!風清,我回來了!」
  媽媽呀救命,已經來不及了!哭泣的不是門板而是我啦!
  
  「風清風清,陪我玩陪我玩!」
  咚、咚、咚、咚!榛榛在我所躺的木製地板上原地用力踏步。聲音直接傳到我的耳中,震得我耳朵好疼,真不知道她是故意還是無心的。
  「我要睡覺,妳去找韶歌。」
  這個時候就要把麻煩丟給韶歌去處理。誰叫她這個做人家姊姊的教導無方,沒好好管教妹妹,以至於打擾到我這做「哥哥」的午睡時間。
  「韶歌去修練了,傍晚才會回來。」她伸懶腰,拿出了隨身攜帶的武器瓢羹,像在敲木魚似的,咚咚咚地敲著木製地板。「我好無聊,所以你陪我玩。」
  「那去找侑甯。」我隨口回應。
  嗯對,侑甯;既然韶歌不在,推給最會哄小孩的侑甯就萬事OK了。
  「小侑在繪製直營商店的商品圖,沒有空陪我。」
  「嘖……那去找艾艾或漾月。」
  月系什麼沒有,就是閒人很多。
  「找過了,艾艾不在家,漾月出門了。」
  「咦?真的假的!那去找凌凌。」這次我抱著十足的把握把包袱丟給凌凌。
  「我也去找過了,可是凌凌她……」
  「啥?」
  不會吧!今天是什麼大日子?怎麼會連凌凌都沒有空!
  「凌凌她、她說她在睡覺,所以不可以去吵她……」榛榛的雙眼對著我眨呀眨,頓時水氣瀰漫。
  「啥啦!妳乾脆去找樓少算了啦!」瞬間跳起,我才不吃她裝可憐的這一套,「我也在睡覺,為什麼妳在吵我?」
  「可是你還沒睡著呀!」她依然眼巴巴地望著我,「沒睡著,所以不算,不算啦!」
  「什麼不算!」
  我指著榛榛,食指大力戳她的額頭。她閃避不及。
  「妳不要給我太過份了!我要睡覺的時候沒有可以吵我!就算是妹妹也一樣!」
  「嗚……姊姊都欺負我……」
  見到她委屈的表情,已到了嘴邊的怒罵和訓話終究還是吞回了肚子裡。
  嘆了口氣,我無奈地坐下,和她大眼瞪小眼。
  「好吧,那我們打個賭。」
  「打什麼賭?」
  榛榛歪頭,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這不禁令我想要好好地捉弄她一下,藉機復仇。
  「妳安靜一分鐘。假如我可以在這一分鐘內睡著,妳就必須離開;反之,假如我醒來,我就陪妳玩。」
  我露出了狡黠的眼神。對這個賭約,我有滿滿的信心可以贏。在一分鐘內睡著,這對我而言實在太簡單了。
  而榛榛則是低著頭,思考了一會兒。
  「好,就這麼說定了,但風清你可不能反悔喔!」
  「我當然不會!」我拍拍胸脯,大笑,「那麼就開始了。一分鐘,妳必須安安靜,不能夠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嗯!」榛榛用力點頭。
  接著,我閉上了眼睛倒頭就睡。榛榛倒也聽話,真的沒發出半點兒聲響。
  四周圍沒有半點惱人的聲音,所以我開始安心的睡。
  暖暖的陽光讓人變得懶洋洋的,木頭地板的香味也好讓人入睡。
  
  哎呀,午睡果然是人生的最大樂趣啊!
  
  突然--我感到身體飛了起來,而且飛得越來越高--耶!等等,不對啦!
  是榛榛!她抓住我、一捏我的後頸,讓我變成了貓的外表。接著她將我向上拋,向空中飛……貓一樣。我的鬍鬚逼近了天花板,震動了噁心的塵埃飄進我的口中和眼中。
  在下落的時候,我還來不及翻身逃跑,又被榛榛給抓了起來。
  「呸!呸呸!」我趕緊吐出噁心的灰塵。
  揮舞著貓爪,我對榛榛破口大罵,氣急敗壞地抗議違規。
  「喵喵喵喵喵妳是要殺了我嗎笨蛋!為什麼要拉我後頸把我叫起來?妳犯規了啦!」
  「剛好一分鐘。」榛榛無視我的抗議,露出勝利的微笑,並做出了推眼鏡的動作。 
   
  --可是她明明就沒有戴眼鏡啊!
  
  「不可以發出聲音,但沒有說不可以做動作呀!」
  邪惡的輕笑聲傳來,這小鬼竟然鑽規則的漏洞!
  「風清你輸了,你還是陪我玩吧!」
  榛榛抓著我的後領將我拎起,手中的瓢羹在我眼前晃呀晃著。
  「喵喵!妳、妳要做什麼?」
  「沒看到瓢羹嗎?當然是去做晚餐啦!」榛榛抓著我,頭也不回地就往廚房的方向走去,「你要負責幫我試吃。」她燦爛地微笑。
  
  於是乎,我悲慘的午後生活以慘叫聲延續著。
  
  「風清,妳見識到我的新絕招『一分鐘的無聲』的威力了吧!」
  「喵那是什麼鬼!拜託妳學些有用的東西啦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