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Omega 命輪千年

關於部落格
  我搬家了。(喂)
  • 77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紅色兔子蘋果

  火祭紅,十二祭之火,武教團「喋血十三」教主。
  個性嚴謹,平日不苟言笑,但發起威來則剛烈若火。力量強大,堪稱十二祭之首,紀律分明的教團中,無人敢忤逆他的任何一個命令;強勢卻非不通人情的處事方式,也是讓全教團甘心臣服於其下賣命的原因。
  只不過整個教團之中,除了醫師風祭禹之外,從來沒有人見過他面具下的真面目。但儘管他的性別、相貌,甚至是家世背景都是個謎團,教眾人對他的忠誠依舊不滅。
  
  當然,這不是沒有原因的。
  
  黑十字禁城,以喋血十三為中心,為建立在銀央城之中,卻獨立於宇良政權之外的城市。
  這近十年來,由於「聖堂之戰」的摧殘,宇良皇室政權已經傾頹;在教團的保護之下,黑十字禁城是這塊戰火之地中唯一的安寧區域,因戰亂而流離失所的人民被喋血十三收留,成為禁城中的一份子。
  整體看來,黑十字禁城內的生活情形,和戰亂之前的銀央社會沒什麼兩樣,僅是個濃縮版本,只是人口大都由低層社會的人民組成。成年人居住在此,為教團提供勞動力,以換得無戰亂侵擾的生活;而孩童們除了接受知識教育外,更得到了享受無憂童年的權利。
  「為什麼不讓孩子也參與勞力工作,反而要消耗資源教育他們?」
  水祭凌雪,喋血十三的參謀曾經如此詢問教主;她是個務實主義者,直腸子性格,但心中所想的總以教團的利益為優先。
  「我們的資源有限。」她緊接著補充。
  「這場戰爭不知會持續多久,十年?二十年?誰都沒有辦法預料。我們需要長遠的計畫,而培育各方面的人才以供戰事需求,絕對必要。」教主面對著她,如此回答。
  「這一點我可以理解。但是你讓他們玩樂,這又能夠得到什麼?」
  「至少他們戰死、或者病死之後,不會感到任何遺憾……」
  精明的凌雪聽得出來教主語氣中的深沉意味。她點了點頭,不再多做詢問。
  「我明白了。」
  凌雪欠身之後隨即離去,不再過問。
  之後就算教主未向她提及,她也會多分配些物資到學校去。因為即使教主不講明,凌雪以及其餘教眾仍然可以猜出,他那關懷孩童的心情是多麼迫切。
  
  
  四周圍的風無聲地吹起。
  少女的鞋跟方落,發出了「叩」的一聲輕響。她站直了身子,深吸了一口氣,接著睜大美麗的緋色雙眼環顧四周。
  這裡是黑十字禁城內設立的學校,在下午放學時,則成了孩童們的遊樂場。
  在休息的時間她總喜歡散步到這裡,選擇一個寧靜的角落坐著,或是遠遠地看孩子們玩耍。她喜歡聽孩子們的嬉笑聲,看他們打鬧時天真的神情。
  靜靜地,她輕閉起雙眼,素白的雙手附在耳邊,聆聽著屬於童真的天籟。
  她用這個方式,使自己忘記戰場上的憂苦,以及讓人心酸的生離死別。  
  「嗚啊--」
  突然,一道哭泣的嗓音打破了氣氛的合諧,傳到她的耳中。
  「怎麼了嗎?」
  她快步跑向前,面對著一張張幼小的哭臉,皺了皺眉。
  「大、大姊姊……」一名小男孩抽抽噎噎的看著她,向她求救,「我、我不小心……不小心把人家的蘋果摔碎了,怎麼辦?」男孩小小的手指著身邊已哭成淚人兒的女孩。
  在這物資缺乏的年代,幼小的孩子都知道,浪費任何一點兒食物都是天理不容,也難怪他們會哭得這麼傷心。她抿著唇,看了看女孩,再看看一旁的缺了一角的蘋果,腦袋突然靈光一閃。
  「別擔心,還有機會補救的喔!」
  說著,她從口袋裡拿出了隨身攜帶的小刀,小心翼翼地拾起散落一地的蘋果碎片。
  「唔……大姊姊要做什麼?」
  「你們看著就知道囉!」
  在孩子們期待的眼神注視下,似乎激起了她深埋已久的童心。她拿著小刀,靈巧的切開較小塊的蘋果,保留剩下最大的部份。最後將各個部份拼湊起來。
  「喏,你們看。」她將成品遞到孩子們的面前。
  「哈哈!是兔子!是兔子!」哭泣的小女孩頓時停止了哭泣,指著蘋果開心地大笑,「兔子!紅蘋果變成兔子了!」
  「不對啦!是紅色的兔子蘋果。」
  孩子們從她手中接過紅蘋果的碎塊,各個都停止了哭泣,破涕為笑。
  「我們拿去給圭一老師看!」
  「好啊好啊!給圭一老師看!」
  相繼起鬨的孩子們捧著紅色兔子蘋果,一個推著一個往校舍的方向跑去。
  她微笑著,目送小小的身影遠去、消失在校舍的轉角。
  「難得看見妳這麼溫柔的一面。」
  伴隨著一陣風,男子緩緩降落在她身後。他的身上還穿著染上數點褐紅、蒼白的醫生袍,長髮以馬尾隨性地束起,可見他是匆匆趕來的。
  「禹?」少女轉頭,「你怎麼來了?」
  「當然是來接妳的啊!」
  「休息時間已經過了?」她的眉宇間浮現些許歉意,「抱歉,還麻煩你抽空跑這一趟來提醒我。」
  「沒關係,目前醫院的人手足夠,少了我一人還不影響。」禹對她輕笑著,「而且除了我之外,也沒人認得出妳吧!」
  「說的也是……」她若有所思。
  「對了,剛剛妳交給那群孩子的是什麼?蘋果嗎?」
  「是呀,是紅色的兔子蘋果喔!」
  「紅色的兔子蘋果?」禹疑惑。
  「嗯。」
  少女大力的點點頭,對著禹笑得像個孩子,臉上洋溢著孩童所擁有的純真。
  禹見到她的笑容,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好久沒見到妳笑了。」禹說。
  「是嗎?」她托著下巴,思索,「或許是因為最近太忙了吧!有好多事要做呢!」
  「所以現在該回去了。」
  「嗯,我知道。」
  語畢,她從懷中掏出了黑十字印紋的銀色面具,撥開劉海、毫不猶豫地戴上,掩住了清麗的面容。
  「禹,今天所發生的事情,要記得幫我保密。」
  「遵命。」禹執起她的手,優雅地在她纖細的指落下一吻,「我親愛的教主大人。」
  禹攬住了她的纖腰,四周迴旋的風逐漸包圍住他們兩人。
  於風止的時候,已無人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