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Omega 命輪千年

關於部落格
  我搬家了。(喂)
  • 77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JOKER

  同行旅行已經近一個月,他依然摸不透提以路‧慕雪雷恩的個性。
  
  已經是黃昏。
  他坐在客房內的大床上,手中捧著汀恩剛以低價購入的書--「雙面性格的人們」。表面上似是在認真地研究書中奧義,但是事實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他的眼睛盯著書中的字句,但是焦距卻不在上頭。
  心很亂,亂得很!
  並不是為了汀恩丟給他的書的內容感到煩躁,而是因為提以路!那個擁有百年前龍族皇室姓氏與血統,卻與光明一詞扯不上任何關係、真正擁有「雙面性格」的傢伙。
  現在,法洛耶爾和若希緹在一樓廚房準備晚餐,汀恩則於餐廳進行商人間的交流、規劃接下來的行程。整個宿屋二樓中只剩他與提以路共處一室……若不將正呼呼大睡的月靈獸休姆勒比算在內。
  這是什麼情形?他在心底哀號。手胡亂地翻著書,打算用快速的瀏覽來掩飾心中的不安。
  
  等等,不安?他是在不安什麼?
  
  因為提以路--那一個看似才十六、七歲左右年紀的少年的存在,而感到不安嗎?豈不是太可笑了!
  但是他又無法對自己解釋這股異樣的情緒。
  「注視一個人的雙眼,就可以猜測他的心思喔……」
  提以路斜臥在自己的床上,冷不防地朝他拋來一句,他立即感到背脊一陣惡寒,莫名的恐懼直竄上身。
  「吶,雷平,你在想些什麼?」
  他放下書本,見到對床的提以路正瞇著雙眼,打量著他的一舉一動。
  就像隻黑豹在暗中窺伺著獵物。
  見他不答,提以路輕笑道:「是在想你過去的事,想那醜陋的雷翼皇宮,想你那可憐的母親,還是說……」
  提以路話說到一半卻突然打住,仰起了下巴,對著他勾起一抹笑。
  他的心中一凜,還來不及探究那笑中的涵義時,提以路已經以他反應不及的速度欺到他的面前,兩人相隔的距離不過五公分。
  那對邃黑的雙眸彷彿吞沒了世間一切的光,如一片黑夜無盡,深邃得令人費解。而直視著他,像在窺探他的思考迴路。
  
  「你在……想我?」
  
  提以路精準地讀出了他的思緒,並伸出手指,輕輕地挑起他的下巴,端詳他驚恐的神情,狀似在鑑賞一件藝術品般,任何微小的變化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他想,他大可以直接推開提以路,斥責他舉止的無禮。卻在打算移動手指的時候,驚覺自己竟然動彈不得。
  想逃卻逃不開,他的後背冷汗直流。從提以路身上散發出的那層壓迫感,比幾日前面對的雷翼軍隊還要凌人萬分,逼迫著人求饒。
  他六神無主,那對雙眼媚惑之下,就像在誘惑著他,要他的靈魂就此俯首稱臣……
  
  「提,你在嗎?」
  女子冷冰的聲音自方門外傳出,提以路立即回頭。
  「啊!法洛法洛,有什麼事嗎?」
  「晚餐時間到了。」
  「好,等我一下,我這就來!」
  該死的!孩童般純真的表情!在法洛耶爾面前總是這副模樣!
  在提以路微笑的時候,他多想衝上前去撕下那張偽善的面具。在法洛耶爾面前的提以路就向直接轉了個人格似的,不僅眼神變得柔和,就連聲音、語調都不再邪魅得令人不寒而慄。
  提以路跳下他的床,像個孩子一樣蹦蹦跳跳地下樓梯。而原本熟睡的月之靈獸休姆勒比也打個個呵欠,幻化成幼獸的模樣尾隨著下樓。
  只剩下他一人,整個房間內的壓力頓時減了不少。
  「雙面小丑!」他捧著手中的書,重複第一個章名。
  究竟提以路在安什麼好心?他咬牙,不解。
  「喂,斐修特先生,提要你也一起下來吃晚餐。」
  原以為已經離開的法洛耶爾又折了回來。
  「還有,我必須告誡你一件事。」法洛耶爾倚在牆邊,以一貫的無表情及森冷語氣面對他,清麗的面容上結上了一層寒霜。「不想死的話,就別妄想去了解提的心思。」
  語音消失。
  他摔下書本。直接攤回床上。
  晚餐?還是算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