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Omega 命輪千年

關於部落格
  我搬家了。(喂)
  • 77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不是朋友

  「不是朋友,那是什麼?」
  「總而言之什麼都不是!」
  話才剛脫口而出,他就後悔了。
  他深知道這一番違背自己心意的言語,將會傷了眼前女孩單純的心多深。
  但想道歉也已經來不及。他才剛回過頭,原本一直陪伴在身邊的女孩已經跑遠了,留下一張傷心失望的面容在心頭盤旋。
  他想追,邁開了腳步開始奔跑,卻無奈羸弱的身體不堪負荷……
  
  「該死的!」
  銀髮的虎族少年坐在床舖上,雙手環抱胸前,瞪視著房間內畏怯的侍僕們。
  自從說出那句帶刺的話之後,女孩已經連續三天沒有出現在他的身旁了。以前她總是嫌女孩黏人,總是在他的身邊繞呀繞著、話說個沒完,竟是談些外面--他所未見過的世界的故事。
  他是星離修,身為星離虎族的下一任繼承者,卻因為天生體質虛弱、體力不足,大半的時間都必須躺在臥房中。他只能聽他人口述外頭所發生的一切,自己卻無法親眼目睹那聽似美好、近在眼前卻又觸及不了的事物。
  所以他感到厭煩!每當女孩向他提及時,那眉飛色舞的神情,他見了除了不耐,還是不耐!
  於是,當女孩問出「我們是朋友嗎?」的問題時,他狠狠地回了一句否定。
  「該死的!」
  一下、二下、三下……他搥著床鋪、連聲咒罵,藉以宣洩心中的不平衡。
  「該死的、該死的!咳咳……咳……」
  「修少爺!」
  「吵死了!咳……給我退下!」
  修用力甩開了侍僕好意幫忙的手,回了一眼嫌惡;而侍僕們只能緊張地看著自己所服侍的少爺鬧彆扭,各個束手無策。
  僵局持續了數十分鐘,一直到長廊的一端傳來了急速的踏步聲。
  「咚、咚、咚、咚、碰!」
  一聲巨響,跑步而來的人似乎是跌倒了,不一會兒便聽見一聲哀嚎。
  「噢,好痛!」
  「煦央?」
  「唔……修,不是啦!是我……」
  「紫珞姊姊!」
  名為紫珞的少女拉開門,摀著摔疼的額頭走了進來,吐吐舌頭,對著異母弟弟修苦笑著。
  「不小心滑倒了。抱歉吵到你了。」
  「沒這回事。」見到是自己最信任的姊姊,修的神色立刻緩和了下來,「最近不是在忙祭典的事?怎麼有空回來?」
  「只是回來拿個東西。」無奈地聳聳肩,「等等又得回去了。」
  察覺了房間內異樣的沉默,紫珞皺了皺眉頭,一晃眼即發見了問題的來源。
  「那個陪在你身邊的貂族小妹妹呢?」
  「哼!跑回去了。都已經三天沒有來了。搞什麼嘛!」
  「你們吵架了?」
  「才沒有這回事!」
  「呵呵,已經開始想人家了嗎?」
  「才、沒、有、這、回、事!」修瞪著紫珞,脹紅了雙頰。
  永遠就只有紫珞了解修的性子,見修這副惱怒的樣子,她卻忍不住掩嘴輕聲笑著。她很明白修愛面子的個性,要說服修拉下臉皮和人道歉,是說什麼都不可能發生的事。
  於是她遣走了隨侍在修身邊的侍僕,而後在修的床邊坐下。
  「修,為什麼不學著坦白?」
  「為什麼要學著坦白?」他反問紫珞。挑起了一邊的眉毛,道:「我不認為我做錯了什麼。」
  紫珞替他倒了杯熱茶,遞到他的手中。
  「修,你並沒有錯,我也並不是要責備你,只是……」紫珞啜了口熱茶,後幽幽輕道:「只是,有很多事,一旦晚了去做,就來不及了。」
  「怎麼說?」
  「這就要靠你自己去了解了。」紫珞輕拍修的肩膀,對他眨眨眼。「修,抱歉了,我必須先走囉!」
  帶上門,語音隨著行走消失在長廊的一端。
  「……我希望下次回來時,是看到你們合好如初的模樣喔!」 
  見到紫珞離開了房間,修舉起手,往自己的床鋪重重捶下。
  「姊姊真是的,話都不說清楚,什麼跟什麼嘛!」他嘟起了嘴巴,紅著臉低喃:「算了,看在妳這麼關心我的份上,就聽妳這一次吧……」
  
  「欸修,我們不是朋友,那是什麼?」
  「一種在於朋友之上、難以界定意義的關係。」
  「欸耶?什麼意思?」
  「妳這個笨蛋!自己想啦!」
  
  遠處的祭壇,少女綻開了一抹欣慰的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